2012年风险动态

  • 聚焦-全球贸易流通-2012年6月

    鉴于2011年后期多次冲击削弱了该年第1季度贸易的强劲扩张,因此2011年全球 贸易量预计增加了5.0%。亚洲和美国在出口增长方面居于领先,同时欧洲和非洲 分别受到主权债务危机和利比亚石油供应中断(导致非洲出口萎缩8%)的影响。

  • 国家风险评级变更-2012年5月

    以下是 2012 年 5 月我们的风险评级变更。归纳了上月的风险变化。您需要了解的是:总共2个国家的评级被调降(风险加剧),0个国家的评级被调升。被调降的国家:希腊在政治和经济的丌确定性丌断加剧的背景下,邓白氏调降希腊的国家风险评级。荷兰由于政治丌确定性丌断加剧,邓白氏调降荷兰的国家风险评级。

  • 特别报道-全球贸易-风险与机会-2012年5月

    尽管在发展中国家的引领下,全球贸易似乎在2012年第1季度重获发展动力,但高收入国家的贸易发展仍滞后,全年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可能导致全球进出口(量)增长放缓。近期的地理政治因素(主要是“阿拉伯之春”引发的政治动荡和利比亚冲突)以及自然灾害(日本海啸和泰国洪灾)将加剧经济放缓。

  • 聚焦-欧元区是否会分裂-2012年5月

    尽管第1季度情况有了一定程度的好转,但欧元区债务危机的终结仍遥不可及。 竞争力低,劳动力市场僵化,家庭和企业负债较高,这些因素令危机加剧,其导 火索是两年前在希腊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

  • 特别报道-希腊退出欧元区产生的商业影响–2012年4月

    欧元区债务危机已持续两年有余,最初,由于金融投资者担心某些欧元区国家在弥补高额预算赤字方面会遇到严重问题而且其国债负担一直在不断增长,引发欧洲市场首度动荡。危机源于 2010 年 1月的希腊,当时欧盟发现该国的会计核算程序中存在“严重违规”。

  • 国家风险评级变更-2012年4月

    阿根廷邓白氏调降了阿根廷的国家风险评级源于其商业风险的加剧。该国最大石油公司大部分股份被强行收归国有,有可能严重损害不外国投资者和商业伙伴的关系。伊朗考虑到伊朗受到的国际制裁丌断增加,邓白氏调降了伊朗的国家风险评级。该评级仍然处于极高风险范畴,如果伊朗和以色列或美国之间发生武装冲突,评级有可能继续调降。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