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白氏公司数据学家

从回形针说起

回形针,相信大家并不会感到陌生。从19世纪回形针被发明以来,已被无数次的使用在各种场合。仅仅在美国,回形针每年的销量就超过了100亿。回形针被用来固定重要文件,也会被用来固定圣诞节装饰品和清洁指甲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挪威人更将其作为国家团结的标志。只是近年来,由于订书机和长尾夹等“颠覆性技术”的出现,回形针才开始显得黯淡。

很难相信一枚普通的回形针,确切说来,一枚现今已不太常用的回形针能够教我们如何更好地做出决策,以及不要为偶尔做出不妥的决策而感到紧张。

数十年来,回形针的制造工艺没有发生过较大的改变,制造流程亦非常简单:将钢丝放入机器中回形针进行切割和弯曲,然后制作成各种形状的回形针。因为其制造流程简单,而且生产技术成熟,人们会认为回形针应该是零瑕疵的。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回形针依然偶尔会出现变形或拉伸性能不良,容易断裂等瑕疵。

在商业环境中,我们的产出不是回形针而是决策。与回形针制造相比,商业决策往往多是在不利情况下做出的。一些重要的决策甚至是从未经历过的,帮助我们做出决策的依据往往亦是主观、模糊的,甚至可能超出我们控制范围的外部因素。我们在做出决策时往往会为拥有的信息不足以及不可预见的和无意造成的后果而担忧。我们大脑的固定认知偏差,包括确认偏误、可得性偏差、框定偏差、小数定律、无视向均数回归等,这些变化的因素会在不知不觉间削弱我们的推理能力,产生内在错误。要保证做出的任何决策都是正确的,那简直是奇迹!

从“回形针原则”中获得的启迪

即便是在像回形针制造这样的最佳情况下也会出现错误,在复杂的商业环境中,决策是在更加不确定情况下做出的,发生错误是在预料之中的,甚至是很多错误的决策。然而,在商业决策中出现的错误,并不会像一枚变形的回形针般出现,而是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显现出来的错误。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要接受我们会犯错误这一事实,接受回形针原则,学习如何少犯会付出巨大代价的错误,并少为我们所犯的错误感到紧张。

可以从以下几点开始做起:

1.即使是最具天赋,工作最努力,准备最充分和最善意的人也会犯错。最善于投资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就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讨论他多年来做出的许多错误投资决策,以及这些决策为其股东带来的损失。

2.我们都会犯错。意识到这一点并不是为所做的错误决策找借口。相反,意识到这些错误应该是进步的基石。

3.当我们经常犯会造成巨大损失的错误时,就要提高警惕,认清形势。每个人都有盲点——要努力认识自己的盲点。问问身边的同事或者朋友就能知道的所在了。

4.要把会带来巨大损失的错误最小化,就要进行预测性分析,在启动一项重要的计划之前,负责人或者决策者可以设想计划不理想,可能会失败,分析预测造成失败的原因。诺贝尔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可能比任何人都了解人为什么会犯错,他非常推崇预测性分析。

5.当重大的决策面临风险的时候,秉持怀疑的态度是可取的。尽管“思虑过度”和“分析无力”经常会被人嘲笑,但是放慢速度然后接受自我怀疑,这往往会防止错误决策。质疑会让我们深化决策,并且提出难题。

6.了解我们何时拥有的是最充分的信息是非常困难的。现实生活中我们无从知晓是否错失了一条能够逆转局势的信息。因此,在做出重大决策前,一定要考虑下“哪些因素我可能没有考虑到?”

7.错误是宇宙固有的一部分,过分为错误感到紧张是毫无益处的。我们绝对可以在做出决策时做得更好,但是永远不可能做到完美。

8.不要把错误过分夸大——无论是我们自身的错误还是别人的错误。承认自身的错误,从中吸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行。如果你有不错的下属为你工作,你希望老板如何对待你的错误,你就如何对待他们的错误,帮他们弥补错误。然后吸取教训。

9.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是犯错却未吸取教训的人就是愚人。如果我们必须犯错,那么就让我们不要重蹈覆辙,犯些新的错误吧。

今天我们可能已经犯了一些错误,而且还可能会持续犯错。但是,明天太阳仍会照常升起。要想不制定错误的决策,有人会选择不作为,但是,这才是最大的错误。

在数据无处不在的今天,企业坐拥海量的数据,然而它们往往是来自不同数据源不同系统又难以整合应用的。从这一个个数据孤岛出发,又如何做出明智的商业决策呢?借助邓白氏主数据链接这些数据孤岛,以统一的视角了解您的客户与合作伙伴,将为更明智的商业决策和持续的业务增长夯实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