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白氏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数据学家

如何平衡工作与娱乐的见解有很多。有人认为工作是因为我们需要诸如食物、住所和衣物等基本需求,因此工作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的事情。我们工作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获取需要的物品,譬如农耕、狩猎等,要么是为了获取可用于置换所需物品的东西,譬如钱、黄金等。当然,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许多人会说,他们是在做自己应做的事情,不是为钱,而是为了实现更崇高的使命,比如服务他人或满足求知欲。无论何种理由,我们对工作似乎都有着从就业目的来看,很容易理解的定义。然而现今,对工作本质的探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烈。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工作会是怎样的?我们会为所谓的“机器人代理”效力吗?当人类的工作不可避免地被可以干更多活儿、更高效、无需休息、也没有其它任何人性需求的自动化设备取代时,我们该怎么办?

反乌托邦观点:

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工作!

人们对于未来的工作可能持消极看法。许多权威人士对驾驶(因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制造(因为越来越能干的机器人技术)和销售(因为日益智能的广告和聊天机器人技术)的工种前景发出警告。如果我们先作一个重要假设:自动化提升了人类实现需求的能力,但是人类的需求维持相对不变,那么这些担心似乎完全合理。然而试问,古往今来人类何曾因为得到满足而知足止步过?

以自动驾驶为例。在长途驾驶时,我相信我会和未来人一样多甚至更多地使用巡航控制和其它功能。然而,相信很多人与我一样,非常喜欢缓慢地驾驶着汽车在夏日的海边兜风,亦或在弯曲盘旋的乡村公路上畅快地飙车(车速当然是在标牌限速以内!)。我们一定不想让机器来代替我们做这些事情,因为此时我们看重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最近,我车上的GPS导航把我带到了一条因近期修缮而被坚实混凝土墙围起的道路上,通过大脑的判断,我即刻决定不再按导航行驶另辟蹊径。这当然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足以说明一个广泛适用的道理:我们想让汽车代替我们去做一些平淡乏味、缺乏吸引力的事情,但不是所有事情。而且,当我们能从单调的驾驶中解放出来时,就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去处理其他事情。比如,我喜欢听学习语言的CD或收听广播。

当然,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开车不只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它其实属于一种最常见的职业——驾驶员。部分或全部工作被无人驾驶汽车取代的这一群人该怎么办?这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在同样有许多工作被自动化设备取代的工业化进程中,无疑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从过往经历来看,人类最终都找到了其它事情来做,并且很多情况下这些事情都更安全、更充实。我并非不关心自动化所引发的失业难题,但想说明这种现象早已有之。

我们如何应对工作岗位被自动化设备取代的问题,不仅与机会有关,同时也涉及到边缘化问题。我们必须涉法利用被自动化设备解放出来的能力去改善我们自身的处境,从而提高被自动化设备取代工作的人们以及他们在新领域里担负起新工作岗位所服务的人群的生活。

乌托邦观点:我们不需要工作!

与反乌托邦观点对立的是同样极端主义的论调:在人工智能(AI)和先进自动化的未来时代,机器可满足人的每一个需求。无可争议的是,一些工作岗位,譬如:照护老弱病残者、心理咨询,以及滋养他人心灵的艺术创作,至少当前来看是安全的。可以想象,这些工作岗位中的部分工作也可由机器来完成,但我们真的想要那样吗?就个人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听真人歌手演唱歌剧,以及享受真人按摩师的服务。即便如此,我们仍有必要去设想一个大部分现有的工作岗位不复存在的世界。

我们祖父母辈年代的许多职业,譬如铁匠、桶匠、车匠,还有电子管技师等,已非常罕见。那么,这些铁匠去哪里了?电子管技师又去哪里了呢?或许有人会说,之前的铁匠现在可能在为磁悬浮列车设计底盘系统,电子管技师可能在整合物联网相关的技术工作。就像我们祖辈难以想象火车能浮在移动磁垫上及自动化设备能进行智能编程代理通信一样,未来的很多工种在当下是完全闻所未闻的。因此,如果我们认为人类将不再需要工作,那就必须相信我们将不再创造不可思议的新技术,不再为存在已久的老问题寻求新的解决方案。这些新技术和方法将需要新的管理人才来管理,并且至少要持续到那些工作在未来的技术面前也变得平淡无奇时。

当然,有种完全合理的观点认为,未来,自动化技术会发展到让我们无需像今天一样努力工作的程度。我也希望如此。那么我们该如何打发那些空闲时光呢?我希望我们能将至少一部分时间用于解决许多现今悬而未决或未了结的问题。

通过自动化为人类腾出时间的做法早已屡见不鲜。只要我们不安于现状,不断挑战新问题和探索新机遇,我们就不必为不知如何打发从乏味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的空闲时间而感到恐惧。

给未来自己的忠告:鉴前毖后!

因此,对未来的我们,我想提出几点忠言:

● 永不自满。不知不觉间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史上最严重的不良影响开始显露。我们要特别注意AI目标改进等现象,以确保清楚了解技术在代替我们做什么。

● 化繁为简。过于复杂的语言下隐藏着许多风险。爱因斯坦说过,事情应该力求简单,不过不能过于简单,我完全赞同。

● 犯新错误。从错误中学习很重要。近些年,我们不断遭遇网络攻击、黑客攻击及蕴含高度自动化技术的产品和系统被计划外使用等问题。在急速进入市场的过程中,切记不可因为太匆忙而丢弃学习的机会。

● 目光长远。接受能满足直接需求的产品和服务的诱惑力很大,但同时我们很可能因为问题的复杂或缺乏对更广泛利益的共同认识而错失其背后的重大的机遇。过去从他人改进的发明中获取的协同效应,正被因为急于投入市场以及使用现成的工具或并不适用的数据集所导致的过度简化,大大削弱。?

无论我们对人类工作及技术驱动的工作场所的未来持何种观点,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重视吸取经验知识和密切关注前进的方向,把握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